首页 > 生活 > 正文

西北“猫鬼神”文化
2019-04-23 09:40:31   来源:个人图书馆 阿铎1   评论:0 点击:

原标题: 供奉猫鬼神的男子:西北的猫鬼神文化黑本子只聊鬼神,莫谈苍生供奉猫鬼神的男子猫鬼神,一种在西北流传千年的古老民间信仰编者按
原标题:   供奉猫鬼神的男子:西北的“猫鬼神”文化
黑本子

只聊鬼神,莫谈苍生

供奉猫鬼神的男子

猫鬼神,一种在西北流传千年的古老民间信仰

编者按:猫鬼神,又名毛鬼神。在青海、甘肃、陕西等地流传较广。在甘肃天水市的秦安,至今依然能发现大量关于毛鬼神信仰的遗迹和风俗,而这种被“正道”视为“邪神”的民间信仰至今仍然存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黑本子特约撰稿员温兮兮见到了世代供奉毛鬼神的王生——一个56岁未婚的单身汉。

这趟行程原本是要去了解秦安著名的兴国寺,我和同行的历史学研究者社科院的Q先生(他要求一定用化名,那我就黑一下,称呼为Q先生,典故是阿Q)找了一位当地导游小皮,一个27岁的男孩,长期在寺庙周边拉人、当导游。

行程总共3天,我们和小皮的关系逐渐也亲近多了,在第三天下午的散伙饭上,我们找了秦安最好的一个饭馆准备吃喝一顿。小皮酒量很大,等他酒劲上来时,他说了一句话,引起我的兴趣:“你们要对这些邪门歪道感兴趣,应该去我们村,听过毛鬼神么?”

毛鬼神我多少是了解一些的,传说这是一种类似于东北大仙文化的民间信仰。和Q先生商量了一下,我决定再用两天时间走访小皮的村子,并详细了解毛鬼神文化。

猫鬼神,又名毛鬼神,常见于西北民间信仰。供奉猫鬼神的家里,会有猫鬼神的牌位,每天吃饭必须先请猫鬼神先吃,而且每日必须供奉一杯酒,传说猫鬼神特别喜欢饮酒。在天水等地,供奉猫鬼神的人家,一般用“家神爷”来称呼猫鬼神。虽然叫猫鬼神,但其实真身并不一定是猫,也有狐仙、黄仙的情况。

对猫鬼神一般的理解为:法力强大但是性格古怪。“偷运”被广泛视为猫鬼神的基础能力之一,它能把别家的好运偷到供奉自己的人家,但是后患(反噬)极大。在西北,许多供奉猫鬼神的家庭都秘密供奉不敢让人知道,而当听说谁家供奉猫鬼神后,一般人都会敬而远之,因为猫鬼神被视为邪神而非一般的正神。

相比于北方(尤其东北)的五大门仙家信仰,猫鬼神在术法层面显得更为诡异,它见效快、法力强却后患无穷,一旦供奉不足,供奉猫鬼神的家庭常常出现厄运。

小皮说,自己的村子最早由7、8家供奉猫鬼神的。与河湟地区不同,在河湟地区猫鬼神只为一个家庭服务,而在小皮所在的村子,供奉猫鬼神的家庭还可以为别的人家提供服务:预测、驱邪、甚至可以提供与过世亲人交流的帮助。

在去见王生前,小皮特意开车在镇上绕道,先去一个小超市买了两条烟,两条兰州,虽然我对烟草了解不多,但看上去并不是很贵的烟,因为总共花了200元。小皮说,现在王生基本上不给生面提供服务了,自己的关系加上两条烟或许能让王生跟我们聊聊。

王生的家在村子里可能并不起眼,三间房子的一个小院。因为干旱等自然缘故,秦安一带农业本身就不是很发达,很多年轻人也外出打工。比起村子里别的院子,王生的院子有一个特点,干净,特别干净,干净地像没人住的感觉。小皮说,自己听岁数大的老人讲过猫鬼神讨厌脏,所以供奉猫鬼神一定要在干净的屋子里。王生家虽然有三件房子,其实总共就两个人,王生和他的母亲,一位87岁的老人。

小皮自己拿着两条烟先进的王生家里,过了20多分钟他才出来,颇有些高兴地跟我们说,王叔愿意见我们了。村里年轻一些的,都称呼王生为叔,也有叫舅的,但问了问,其实他们并没有很近的亲戚关系。

王家很暗,虽然是白天都感觉很暗。我留意了一下,他们家的窗户和一般人家的开法不太一样,一般人家基本上是开在能有阳光照进的地方,而王家的窗户似乎刻意躲着阳光。

如果不是小皮提前说王生56岁,我真的猜不出他的年纪,因为看上去他像79多岁的老人,脸上的褶子比较多。他口音挺重,见到我们也很客气。

“你们城里人信这些的少。”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然后他说几年前曾有从西安过去找他的老板,问财运。我问他是否听过兰州永登那边的算命村的故事?他点点头,但颇有些不以为然地说:“他们是花把式,我是真功夫。”

王生的家里世代供奉猫鬼神。有一个牌位,但是基本上人们看不到,因为藏在厨房的面板下面。王生说,把牌位放在面板下面是为了每天做饭第一口食物都能孝敬给家神爷吃。

而在王家侧房的墙角里,还有一个小供桌,每天在这里要换上一碗新食物以及一碗新酒。“供奉不能断,断了就有报应。”王生说自己20多岁时,有一次不小心打翻了供桌,自己连续发烧一个多月,差点没了命。

王生把自己家传的术法称为手艺,他说自己父亲、爷爷、曾爷爷都是靠这手艺谋生。“能知生死,能断吉凶。”王生用这八个字评价自己的本事。他说当重要的客户来的时候,他会提前斋戒三天(不吃肉),并给家神爷供奉三天上好的饭菜(一般是猪头肉或者公鸡头)等施展神通的时候,他会到自己家里专门装修出的暗房里,请家神爷上身,然后家神爷便可以回答客户的问题,不过只能问三个问题,不能多,多了家神爷会烦。

王生并未向我们展示神通,只是带我们参观了一下“暗房”,有一点类似青海那边养鬼人的房子,但是多了一些画着比较奇怪纹路的符纸。

王生曾相过三次亲,第二次其实已经都说成了,但是最终女方还是反悔了。“他们可能不愿意找供奉猫鬼神的人家。”犹豫了一下,王生说道。

黑本子经过调查发现,在西北地区,“不愿意嫁女儿给供奉猫鬼神的人家”是一种风俗,很多人家听说男方供奉猫鬼神后,都会找各种理由悔婚。这与北方的五大门出马仙文化并不相同,在东北一些地方的早些时候,嫁给出马仙人家还是一种乐事,因为往往出马仙家族比较富庶,女孩嫁过去日子会比较好。但在西北地区,在清朝和民国年代,供奉猫鬼神的人家便不容易娶亲。通过王生家里的摆设及用具,可以看出王生在村子里不能算穷人,钱并不是他婚娶的瓶颈。

饶安源,一位研究西北土汉风俗的学者,他说大部分供奉猫鬼神的家庭最终的结局都不会太好。“就算一时富贵,也很难长久,而且家庭衰败起来比一般人家更快。”饶安源研究发现,猫鬼神对于主人家的副作用其实较大,容易影响主人家的健康、财运,而且很容易不满和生气的猫鬼神经常会“责罚”自己的家庭。

古巫术传习者 川哥-Zouma 认为,猫鬼神可能在术法层面有很多问题,东北的五大门仙家术法其实在历史上不断改良过才有了今天的仪式、口诀、规仪,而猫鬼神相比于五大门信仰更为民间化,也没有大能之士真正改良过这套“巫术”,导致后患较大。“就如同一些民间药方,没有真正医者的改良,可能毒性较高,而当被医者收录在药方里并改良后,可能才能成为一味良药。”

王生说,在30岁时,有一次家里炖了肉,当时自己很饿又着急出门办事,就先盛了一碗吃了,但就是那天夜里他坐着蹦子车回村路上,车翻了,自己差点被翻到的蹦子车轧断腿。

历史学者Q先生是典型的无神论者,但他依然帮助我查阅了历史上猫鬼神的记录。早在南北朝以及隋唐时期,猫鬼神的记录便出现在史书,隋文帝的小舅子独孤陀就被明确记录为供养猫鬼神的术士之一,他曾利用猫鬼神试图加害独孤皇后,隋文帝因此要处死他,最终还是皇后亲自求情此事才不了了之。

而早在东汉时期,蚰蜒便被视为猫鬼神魂魄的载体之一,控制猫鬼神的术士可以让猫鬼神的魂魄依附在蚰蜒身上进入别人家里做坏事,直到今天一些西北人家依然很忌讳蚰蜒进家里,蚰蜒入门被视为可能意味着家庭长子会出现危险的信号。

从历史记录和猫鬼神流传的地域,我们可以大胆猜测,这种术法历史悠久,可能源自更远古的巫术,但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这一术法渐渐被术士放弃(可能是效果达不到要求,或者是确实无法进行改良)从而成为纯粹的民间传承,而在民间传承过程中,这一术法的禁忌被逐渐淡忘,导致成为了一种充满风险的术法,类似于一段充满Bug的程序。

猫鬼神研究者,曾撰写过多篇论文的学者宋青(化名)将猫鬼神的制作方法罗列如下:1.把猫狗等动物活活饿死形成怨灵,并将肉身放入陶罐,49天后怨灵被封印在魂器中形成猫鬼神。2.野外死去的有大修为的动物,被人供奉成为猫鬼神。3.家庭中养育的动物死后不愿意离开家庭,便化身为猫鬼神守护家庭。4.被人杀害的动物对人充满怨恨,于是不进入轮回,而是流荡于时间,寄宿在人家中。

宋青说,在各种记载和传说中,有三种人被视为猫鬼神天然害怕的存在:屠夫、经历过战场的军人、恶人。“猫鬼神天生怕这三种人,尤其是恶人,供奉猫鬼神的家里,一般看到面目狰狞的人,是不让进门的。”

王生说,虽然自己桃花运较差,但是在村子里几乎没人敢得罪,因为人们都知道供奉猫鬼神的人不能惹,惹了猫鬼神会报复你。他觉得没有结婚其实某种意义上倒也算是好事了,因为自己家血脉的终结,意味着供奉的猫鬼神会去找别的人家。

不过王生很清楚,在当今这个时代,猫鬼神已经不好找人家了。“我知道曾有过猫鬼神上门试图依附,却被人家请来法师处理掉的事情。”

一种比较安全又不影响别的家庭的方法,则是为猫鬼神“封正”。在西北,一些村里里有大王庙,其中很大一部分大王庙其实早些时候就是某家的猫鬼神。“大王庙是猫鬼神可以得到的最好的归宿,等于成为了地区的一个小神灵,但应该是没有神阶的。”

不过问题来了,今天修庙的难度远远高于清朝或民国,而大王庙这种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寺庙往往不太容易得到通过。几年前,远处村子有一个供奉猫鬼神的人家准备修庙,最后等了三年也没有下文。王生的B方案,就是在村子里偷偷修一个庙,明面供奉土地神或者别的神仙,然后在侧房供奉猫鬼神。不过这依然是一件较难的事情,因为村里人都知道王生的身份,村里的老人也不大乐意出现一座大王庙。

我们在镇上住了一晚,第二天又前往王家,却正好遇到有客人前来问事。王生说过,如今还能来找他的,其实都是一二十年交情的老客人、老朋友了。于是我和Q先生并没有再次打扰王生,而是简单在村里转了转,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路上我深思的问题是,为什么几乎相同的信仰,五大门仙家可以获得如今的影响,甚至在一些地方获得了“半正统”一般的地位,而猫鬼神信仰一直被视为邪说,并逐渐在民间消失、死亡?

每一种巫术的诞生与消失,其实都是一个文化命题,只是在这个国度,我们对于“挖墓”的兴趣,远远高于记载这些“文化古董”的兴趣,而或许,这正是黑本子的使命之一吧。

黑本子

只聊鬼神,莫谈苍生

相关热词搜索:猫鬼神 青海

上一篇:六十二年前的午夜谜案
下一篇:青海人“打醋炭”与“猫鬼神”的文化

分享到: 收藏
下面的评论可以用QQ或者微信微博等账号快速登录喔!灰灰等待您的评论......
看了下还是不好看,那再加一个......
看了下还是不好看,以后在这价格留言功能什么的可能会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