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正文

青海狗头神
2019-04-23 10:49:24   来源:天涯   评论:0 点击:

柳家人就剩了一个人了,黄家也就要搬家了,坐不住啊!村头女人们私下嘀咕着。  噶元的阿妈烧唤了一个晚上,柜里的面添了一个大坑  李家
“柳家人就剩了一个人了,黄家也就要搬家了,坐不住啊!”村头女人们私下嘀咕着。
  “噶元的阿妈烧唤了一个晚上,柜里的面添了一个大坑”
  “李家老阿爷亲眼看见了一个黑影从坑上跳下去了”
  “王家阿奶的胳膊被舔的不能动弹了”
  … …
  狗头神传说在一段明长城的脚下传开了。
  
  在离青海西宁西边30多公里处,考古学家发现了青海最早的长城。长城脚下的村落里世居着藏族,也世居着汉族。
  
  藏族说祖先是来自西藏深处,汉族说来自南京。
  
  平常藏族和汉族在生活上也有点小小的区别。偶尔也相互揭揭短,开开玩笑。但某一天村里流传开藏族扎西家供养狗头神的消息,村里就沸腾起来。
  
  谁也不知道扎西家的狗头神来自哪里,有人说请塔尔寺的喇嘛供养狗成精的,也有人说扎西家的老人去塔尔寺请了个佛爷案子回来的路上,在半路休息时一条死去的狗的灵魂入到了这个佛爷案子上。大家只是猜测,谁也不敢去问狗头神的来历。
  
  于是狗头神的消息不胫而走,十里八乡的乡邻们知道,边墙下面迪洼村里扎西家有狗头神。
  
  狗头神说象狗一样非常忠实主人家,看护主人家的一切东西。而且随主人家的心情好而好,坏而坏,对别人喜欢而喜欢,讨厌而讨厌。如果别人借用或动用主人家的东西,财产。狗头神就会暗中一直盯着动了主人家东西的人,暗中使劲。让别人不得不放弃念头。
  
  狗头神显灵的故事也时有耳闻,狗头神通天的故事在迪洼周围流传的非常广泛,也流传的时间很长。
  
  土改的时候,扎西家是地主。在当地也算是富户,住人的是住人的院子,圈养牲畜的是圈养牲畜的院子,就大大小小的院子有好几个。
  工作组一来,三下五除二,几个院子贫下中农们一分。扎西家的祖上产业就分完了,扎西一家挤到了放车的院子里面。
  
  扎西家的人见过世面,老人们在塔尔寺拜见过达赖喇嘛,班禅喇嘛。还听说他们家出过一个塔尔寺的大喇嘛,对社会的变化适应很快。
  在狭窄的车院里面过起了生活。
  村里也安静了下来,分到财产的自然非常高兴,尤其分到扎西家以前主院的人家更是高兴的不得了。 松木盖的二层楼房,偌大的厨房里面光锅就有7,8个口,有些而且是铜做的。房门,板壁,窗户上用油漆画的山水,人物,图案。地上是松木铺的地板。分到这个院子的人家姓柳,人们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来到村里刚好赶上土改,大家看着他们一家7口人在村头的一个窑洞里面住着,就把扎西家的主房给了他们。
  柳家一个老奶奶,一对夫妻和4个孩子。
  老奶奶当然住在了扎西家以前的主卧室里面,夫妻分得一间,孩子们和奶奶住一起。
  深夜一家人高高兴兴庆祝了一番,感谢过毛 ,大家就开始分头睡觉,柳家老奶奶劳顿一天倒头就睡了,年轻夫妻也似睡非睡似时。突然在院子里面一阵怪响,刚刚熟睡的孩子们全部惊醒,正在疑惑的时候。整个房子象摇了几来,随后又是几声怪响。一家人顿时睡意全无,柳家老奶奶伸手摸摸火柴,想点着油灯。黑暗中一个东西好象扑过来狠狠的咬了一下柳家老奶奶的手背。柳家老奶奶一声尖叫,吓的和她一起睡觉的四个小孩子直往被窝里钻。柳家老奶奶也毕竟生活了大半辈子,经历了很多磨难。对鬼怪时有耳闻,并有对付的办法。她在黑暗中摸到自己的裤子,朝自己头朝向的方向使劲抽打,并不停的吐口水边骂:“哪来的饿鬼,快滚!”
  柳家老奶奶惊动了小两口,儿子儿媳点亮灯盏纷纷跑向母亲的屋里。穿过堂屋时,突然一条黑影从眼前闪过,儿媳突然大叫一声到在地上。柳家儿子慌乱中扶起媳妇时,媳妇好象不认识他一样,口吐白沫,两眼发直。柳家老太太听到堂屋中的声音也急忙披上衣服跑出来。四个孩子吓的全部把被子盖在头上一动不动。柳老太太来到儿媳身边摸摸她的头连声叫喊儿媳的名字,一点反映也没有。
  连叫了几遍儿媳的喉咙里面一阵涌动,发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声音,似乎是一个动物的声音。
  柳家老太太吓傻了,儿子也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很快就镇静下来,扶着儿媳的身子说:“我不知道你是哪儿来的鬼魂,还是神仙,我们也初来咋到有得罪你的地方请多原谅我们!你不要害我们呀!我们也是逃命到这个地方来的,我家老头子在逃亡的路上饿死了,你不要这样伤害我们啊!”柳家老太太不停的祷告着说。
  柳家儿媳妇的喉咙只是一阵阵怪响,并不清楚的说出话来。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柳家儿媳突然头一歪。身体停止了摇动,竟呼呼的大睡了起来,再一摇竟然醒了,看着旁边的婆婆和丈夫奇怪的问为什么在这个地方!
  柳家一家人挤到一个屋子里面,没有一丝睡意。天蒙蒙亮时,柳家老太太张罗着赶紧收拾东西搬回村头的窑洞。
  
  土改搞的如火如荼,革命干部工作热情分外高涨。柳家人闹腾了一个晚上准备搬家时。村革委会主任带领干部大清早来回访第一个分到财产的柳家。
  “柳家阿奶!大房里住着舒坦着毛?”革委会主任关心的问。
  柳家受了一晚上惊吓,脸色蜡黄。
  孩子们和年轻两口也十分疲敝。
  柳家老奶奶没有掩饰说:“主任啊!这个大房里我住不下,再有房子的话你给我另外安排一下”。
  革委会主任吃了一惊,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强装镇静说:“唉,这样舒坦的大房不住,不是毛 阿爷的话,我们穷人能住上这样好的大房吗?”
  和革委会主任一起来的是县里的干部,看着柳家老奶奶的样子也很吃惊。
  革委会主任继续说:“土改刚开始,你们也是第一个分到财产的人家,你们要继续住下去,如果你们不住,我们的工作如何进行下去!”
  革委会的人态度硬起来。
  看着这些人,柳家老奶奶又示意家里的人把收拾好的东西放下。
  革委会的人走了,只有本村的革委会的主任似乎心事很重走的时候给柳家人说:“再住住看!”
  太阳已经老高了,柳家一家人在偌大的院子里面集体活动,进屋一起进,出门一起出,孩子们躲藏在大人的身边不肯离开半步。虽然房子里的面油很齐备,但柳家人一整天失魂落魄的在这个院子里转悠。
  夕阳西下时,一阵恐慌向柳家人袭来,如阵阵寒风,浸透着全家人。掌灯时分,一家人简单吃点东西,围坐在一盏昏黄的油灯下,静悄悄的坐着。摇曳的灯光忽明弧暗的把一家人的头影投在墙上。
  “奶奶,我害怕!”柳家最小的一个孩子突然说。
  “别怕!奶奶在,你阿大,阿妈也在”柳家奶奶说。
  “奶奶,我脚下好象有个东西再动”小孩又说。
  全家人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别怕,别怕!”柳家男人接着说。
  “哇——!”小孩突然一声大喊。
  全家人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奶奶,有鬼,有鬼啊!”小孩大叫起来。
  在众人眼前似乎一个黑影闪过。
  同时,另外两个孩子也惊叫起来。
  
  几个孩子叫过以后,似乎平静了下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大气不敢出静静坐了一个晚上,这个晚上似乎还比较平静!
  连着两个晚上没有睡好,天快亮的时候,鸡叫了几声。大家心里似乎放松了,一起呼呼睡着了。
  


  天大亮了,革委会主任又来了。
  看着一家人非常疲惫的眼神,革委会主任问:“问怎么样?”
  柳家老奶奶依然坚定的说:“我们不想住在这里,要不换个家,要不回窑洞住去!”。
  “那不行,这是对你们家的照顾,你看看这房子,我想住,还抡不到。你这个老阿奶有福享不了。”革委会主任当着县里来的干部果断的说!
  柳家阿奶想说的话又咽回去了。
  革委会主任领着人又走了!
  又一天太阳落山了,柳家一家人在恐慌中又开始了一个漫长的夜晚。
  有了第二个晚上的经历,大家似乎松了一口气。吃过晚饭,全部挤到一间屋子里面睡下。
  前半夜几乎没有任何响动。
  到了深夜大约2点左右,一声如炸雷一样的声响。全家人被震醒了,在月光下窗户上的纸似乎还在抖动。一个巨大的黑影爬在窗户上,象是要掀破窗户。孩子们叫喊起来,年轻夫妻赶紧爬起来在黑暗中摸索着找火柴点油灯。
  柳家老奶奶倒没有声息,等年轻夫妇点亮油灯时,看见老奶奶口吐白沫如第一晚年轻媳妇症状。
  老奶奶喉咙一阵涌动,也发出如儿媳妇曾经发出的声音一样。
  “妈妈,奶奶,妈妈,奶奶”屋子里面乱成一团。
  … … 
  
  天还没有亮时,柳家老奶奶最后一口气没有缓过来。
  
  柳家老奶奶去世的消息天亮时已经传遍了整个小村庄。革委主任第一个来了解情况,调查没有他人伤害的后给柳家儿子说:“绝对不能乱说,你妈妈估计是心脏病发作去世的!你们也暂时继续住在这个院子里面”。
  柳家儿子连续几晚没有睡好,加上母亲去世,人一下子老去了很多岁。
  
  扎西家狗头神传说在这个村子里面流传了几代,刚刚搬进扎西家的柳家阿奶的突然去世,给这个村子又增添很多神秘色彩。
  在村头挑水的泉眼旁边,挑水的女人们又把狗头神的故事演绎的活灵活现!

相关热词搜索:青海 狗头神

上一篇:青海人“打醋炭”与“猫鬼神”的文化
下一篇:新疆罗布泊超级巨大食人蜥

分享到: 收藏
下面的评论可以用QQ或者微信微博等账号快速登录喔!灰灰等待您的评论......
看了下还是不好看,那再加一个......
看了下还是不好看,以后在这价格留言功能什么的可能会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