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霍金生前的三大预言,一个渐渐被日本证实,另外两个希望
2019-03-09 22:41: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在过去的二零一八年,人类经历了数次悲痛的失去,其中对于物理学领域而言,便是现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斯蒂芬·威廉·霍金先生的逝世,这
在过去的二零一八年,人类经历了数次悲痛的失去,其中对于物理学领域而言,便是现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斯蒂芬·威廉·霍金先生的逝世,这位人生大部分时间都被禁锢在轮椅上的物理学家,其思想却终其一生都翱翔于宇宙。

 

霍金生前的三大预言,一个渐渐被日本证实,另外两个希望不要成真

 

谈及霍金便不得不提到广义相对论和黑洞理论,但是除了学术成就之外,霍金生前还曾为人类留下三大预言,如今其中一个预言正在被日本一步步证实,而其余两个预言则因为可能产生重大影响被人们所祈祷永远不会成真。

近年来,日本致力于人工智能领域的研发,其相关成果包括与真人几乎一模一样的仿真机器人,甚至日本科学家们还想要利用科技手段赋予这些机器人自主思维的能力,这一行为另不少人感到恐慌。机器人服务于人类的便利性人性皆知,但是拥有独立思维的机器人或将拥有除了完成固定工作指令的其他想法,例如反抗思想,由此可见极有可能产生机器人与人类为了统治权的斗争,血肉之躯的人类大概率会在战斗中落败,从而被人工智能所统领。这便是霍金生前留下的预言之一:人工智能威胁人类!因此他一直呼吁人类不要过度的开发相关领域,不然追悔莫及。

另外两个预言则是关于人类探索宇宙可能遇到的问题。其一:穿越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因此不要尝试通过穿越来解决任何事情。霍金对此表示,当一个人穿越时空去往另一空空,做出某些影响事物发展结果的事情,同时也会改变原本事物发展轨迹,最终造成时空混乱。其二:外星人善恶难辨,人类不能轻易招惹他们。霍金从根本上是认为地外文明存在的,即使人类目前尚未找到他们,但是即使地外文明真的存在,霍金并持人类找到他们。外星人和人类双方是彼此完全陌生的,在双方完全陌生的情况下有一方冒然接触另一方,可能会引起战争,毕竟初步接触时对另一文明的态度不明朗,容易让对方误以为接收到危险信号,引发不必要的争斗。

人类面对浩瀚的宇宙本身就处于弱势,再加上与宇宙中的多时空或其他生命形式接触,后果的不可预测性,都令这些行为充满危险。因此,人类只能祈祷霍金的其余两个预言千万不要成真。
 

延伸阅读:“超级人类”成现实?霍金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霍金的担心是不是杞人忧天

张田勘

10月16日,霍金生前所著《对严肃问题的简短回答》一书发售。霍金在书中暗示,富人不久可以选择编辑他们自己和孩子的DNA,让自己和孩子变成拥有更强记忆力、抗病力、智力和更长寿命的超人。一旦出现基因改造而成的超人,“没得到改造的人类”可能无法与其竞争,将逐渐绝迹,或者变得“不重要”,因此,人类会展开“自我设计”的竞争。

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自身的DNA进行改造,以创造出比现有的人体格更强壮、智商更高的超人,并非是霍金首先提出和关注,而是从遗传、基因和分子生物学不断获得进展和新的发现并介入人们的现实生活后,就一直为人们所高度关注。当“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深入人心时,利用基因编辑来获取更大的竞争优势,完全有可能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尤其是对拥有钱财和权力资源者。或许未来技术成熟后,利用基因编辑将像今天利用整容来增强竞争力一样普遍。

不过,编辑基因创造超人既有可能是杞人忧天,也有可能不是,问题在于人类社会如何管理和应对。

编辑基因以改变后代的质量或创造超人至少有几个环节,一是部分基因编辑,二是胚胎基因编辑,三是把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植入人体以诞生基因改造后的后代(包括矫正了疾病基因的正常人和超人)。现在,研究人员在胚胎基因编辑方面有了一些成果,但离用基因编辑后的胚胎孕育人,无论是创造超人还是根治了疾病的普通人还有很大的距离。
 

2015年4月,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黄军就副教授等人利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基因剪刀)对人胚胎中会导致地中海贫血的β珠蛋白基因突变成功地进行编辑修饰,希望利用这一方式来根治地中海贫血。尽管试验的胚胎在试验后被遗弃了,但还是引发了全球对编辑胚胎基因的担忧。

2017年9月20日英国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尼亚肯团队在《自然》杂志发表了编辑人类胚胎基因的成果。利用CRISPR/Cas9对胚胎DNA进行精准剪切,关闭了一种名为OCT4的基因,该基因在胚胎发育早期非常重要。

允许编辑胚胎基因但又同时设定条件,是在201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召开首次人类基因编辑峰会上达成的共识。当时,22位各领域的专家组成人类基因编辑委员会,对人类基因编辑进行技术、伦理与监管的全面讨论。2016年2月14日,委员会发表了人类基因编辑报告,明确了人类基因编辑研究的科学、伦理与监管基本原则,提出了可遗传生殖系统基因编辑的10条规范标准。

这些标准的核心是,对胚胎基因(可遗传生殖系统基因)的编辑只有在缺乏其他可行治疗办法时使用;仅限于预防某种严重疾病;仅限于编辑已经被证实会致病或强烈影响疾病的基因等。
 

说到底,现在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只能用于治疗严重疾病,不能用于增强和改变人的智商和体格,即禁止制造超人。然而,这些标准一方面需要严格执法和管理才能起作用。另一方面,正如霍金所指出,一些有条件的人会无法抵御住诱惑,以编辑胚胎基因来改善人的质量,如提升记忆力、抗病能力和延长寿命,创造更优质的后代。如此,将必然导致超人或优质的人类出现,形成新人种的竞赛,从而摧毁一般人的生存空间,或者使得普通人完全消亡。

这当然是一个两难问题,现实的情况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发展,编辑人类胚胎基因已经不可阻挡,在几乎没有法规限制的国家,临床医生随时可以开始修改胚胎并将其植入孕妇体内以诞生强人和超人,或制造新的人种。而且,一旦任何经过基因修饰的胚胎产下后代后,就可以通过其生殖细胞再遗传给后代,成为一种“种系工程”,产生无穷无尽的子子孙孙超人。

因此,寄希望于严格的法律监控,可能是人们今天和未来唯一可行的控制超人出生并控制人类社会的手段。如果管控不当,霍金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比别人跑厕所更"勤"?或许是压力大,或许只是太无聊
下一篇:刘俊臣:民法典回应乘客抢方向盘、霸座等问题

分享到: 收藏
下面的评论可以用QQ或者微信微博等账号快速登录喔!灰灰等待您的评论......
看了下还是不好看,那再加一个......
看了下还是不好看,以后在这价格留言功能什么的可能会好些......